str2

广西拆迁成利益链 官员自己盖房自己拆

当前位置 : 主页 > 公司产品 >
广西拆迁成利益链 官员自己盖房自己拆
* 来源 :http://www.ipodconverter.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7-16 11:44 * 浏览 :

  东方网7月10日消息:原本是工业用地却按住宅用地补偿,因土地性质不同,3800多万国有资产被侵吞。在湘桂铁扩能项目中,人员与被征收户内外骗取高额补偿款,广西柳江县日前查处这一“窝案”,涉案金额近5000万元,涉案人员24人,其中人员17人。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在柳江县湘桂铁扩能项目“窝案”中,多起案件采取“种房套取补贴”形式。每平方米违法建筑,成本仅需几百元,拆迁时却可能套取几千元赔偿款。而这并非个案,近年来,只要重点项目涉及拆迁的地方,都存在这种现象。而一些手握国家拆迁补偿资金管理分配权的拆迁部门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违法审核,通过让一些被征收户伪造材料等方式,大肆骗取国家补偿资金,涉案金额动辄数十万元甚至数千万元,致使国有资产大量流失。

  “工业用地的补偿标准是每平方米507元,而住宅用地补偿标准为每平方米2140元,这工业用地却按住宅用地进行补偿,致使国有资产流失3880多万元。”检察机关一位办案人员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检察机关初步查明,在湘桂铁扩能过程中,位于柳江县第二工业园区内的柳州市汇利丰茧丝绸有限责任公司的土地是工业用地,而其土地使用证上显示的土地性质为住宅用地。由于这一错误没有及时纠正,巨额国有资产被侵吞。

  查明的事实显示,柳江县拆迁办公室主任覃浪山在兼任湘桂铁扩能柳江段拆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柳江县‘铁办’”)副主任期间,在其负责的湘桂铁柳江段第二、第三工业园区拆迁工作中,对汇利丰公司提交的土地使用权属材料没有严格按照尽到审核职责,未认真审核把关,就作为复审人签字。作为柳江县“铁办”工作人员的韦某专也没有认真核实相关材料。由于覃浪山、韦某专失职渎职,汇利丰公司2万平方米工业用地得以按照住宅用地获得补偿,使得这家公司获得了1.15亿元拆迁补偿款,其中多套取补偿款达3886 .54万元。

  “按照汇利丰公司提供的材料,该公司在工业园区有2万平方米的住宅用地,住宅用地占公司总土地面积的80%,显然不符合常理。作为拆迁工作人员,竟然没有发现问题,竟不调取土地原始档案认真审核就签字发放补偿款。”办案人员说。

  由于为汇利丰公司办理存在错误的土地使用证的国土局工作人员已经去世,办案人员对办证过程是否存在利益输送难以调查。

  日前,柳州市柳北区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庭上透露的信息显示,检察和机关仅追回被套取巨款中的1500万元,还有2300多万元未能追回。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得知,一些“消息灵通人士”根据提前获知的拆迁信息突击“种房”套取补偿。柳江县国土局几名干部就通过违规办理土地使用证,突击抢建违法建筑,套取超过200万元拆迁补偿。

  2009年6月1日,柳江县根据有关湘桂铁柳江段拆迁的文件,以柳江县国土局、柳江县拆迁办的名义发布公告:公布之日起,不得在用地红线范围内抢栽、抢建,凡属在公布之后抢栽、抢建的地上附着物和青苗,征收时一律不予补偿。

  然而,就在此公布前10天,柳江县国土局工作人员覃东、曾陈义(兼任柳江县“铁办”副主任),以及社会人员姚飚共同出资,向柳江县饲料机械厂购买一247平方米的土地,并以覃东妻子曾某名义签订协议和办理相关手续。购买当日,曾某即向柳江县国土局地籍与测绘管理股窗口提交材料办理土地转让变更登记。

  作为柳江县国土局地籍与测绘管理股股长的欧某武工作人员韦海云快速办理。韦某云在曾某缺少相关材料、不符合办理登记条件要求的情况下,在受理当日给这土地进行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公告,之后为曾某颁发了落款日期为2009年5月31日的土地使用证。

  覃东等人在拿到违规办理的土地使用证后,随即在土地上抢建房屋,并与负责拆迁的国家工作人员欧喜才、韦继国,最终非法获得房屋拆迁款203.5万元。

  “一栋突击抢建的违法建筑,能够顺利得到补偿款,离不开负责拆迁国家工作人员玩忽职守。”柳江县检察院公诉科负责人说。抽调到柳江县“铁办”担任民房拆迁组副组长的谭金龙主要负责拆迁费用发放。在为曾丽办理拆迁补偿手续时,没有到现场对曾丽名下抢建的房屋进行实地审查,就将签好字的申报材料呈报领导签字发放补偿款。

  东方网7月10日消息:原本是工业用地却按住宅用地补偿,因土地性质不同,3800多万国有资产被侵吞。在湘桂铁扩能项目中,人员与被征收户内外骗取高额补偿款,广西柳江县日前查处这一“窝案”,涉案金额近5000万元,涉案人员24人,其中人员17人。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在柳江县湘桂铁扩能项目“窝案”中,多起案件采取“种房套取补贴”形式。每平方米违法建筑,成本仅需几百元,拆迁时却可能套取几千元赔偿款。而这并非个案,近年来,只要重点项目涉及拆迁的地方,都存在这种现象。而一些手握国家拆迁补偿资金管理分配权的拆迁部门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违法审核,通过让一些被征收户伪造材料等方式,大肆骗取国家补偿资金,涉案金额动辄数十万元甚至数千万元,致使国有资产大量流失。

  “工业用地的补偿标准是每平方米507元,而住宅用地补偿标准为每平方米2140元,这工业用地却按住宅用地进行补偿,致使国有资产流失3880多万元。”检察机关一位办案人员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检察机关初步查明,在湘桂铁扩能过程中,位于柳江县第二工业园区内的柳州市汇利丰茧丝绸有限责任公司的土地是工业用地,而其土地使用证上显示的土地性质为住宅用地。由于这一错误没有及时纠正,巨额国有资产被侵吞。

  查明的事实显示,柳江县拆迁办公室主任覃浪山在兼任湘桂铁扩能柳江段拆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柳江县‘铁办’”)副主任期间,在其负责的湘桂铁柳江段第二、第三工业园区拆迁工作中,对汇利丰公司提交的土地使用权属材料没有严格按照尽到审核职责,未认真审核把关,就作为复审人签字。作为柳江县“铁办”工作人员的韦某专也没有认真核实相关材料。由于覃浪山、韦某专失职渎职,汇利丰公司2万平方米工业用地得以按照住宅用地获得补偿,使得这家公司获得了1.15亿元拆迁补偿款,其中多套取补偿款达3886 .54万元。

  “按照汇利丰公司提供的材料,该公司在工业园区有2万平方米的住宅用地,住宅用地占公司总土地面积的80%,显然不符合常理。作为拆迁工作人员,竟然没有发现问题,竟不调取土地原始档案认真审核就签字发放补偿款。”办案人员说。

  由于为汇利丰公司办理存在错误的土地使用证的国土局工作人员已经去世,办案人员对办证过程是否存在利益输送难以调查。

  日前,柳州市柳北区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庭上透露的信息显示,检察和机关仅追回被套取巨款中的1500万元,还有2300多万元未能追回。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得知,一些“消息灵通人士”根据提前获知的拆迁信息突击“种房”套取补偿。柳江县国土局几名干部就通过违规办理土地使用证,突击抢建违法建筑,套取超过200万元拆迁补偿。

  2009年6月1日,柳江县根据有关湘桂铁柳江段拆迁的文件,以柳江县国土局、柳江县拆迁办的名义发布公告:公布之日起,不得在用地红线范围内抢栽、抢建,凡属在公布之后抢栽、抢建的地上附着物和青苗,征收时一律不予补偿。

  然而,就在此公布前10天,柳江县国土局工作人员覃东、曾陈义(兼任柳江县“铁办”副主任),以及社会人员姚飚共同出资,向柳江县饲料机械厂购买一247平方米的土地,并以覃东妻子曾某名义签订协议和办理相关手续。购买当日,曾某即向柳江县国土局地籍与测绘管理股窗口提交材料办理土地转让变更登记。

  作为柳江县国土局地籍与测绘管理股股长的欧某武工作人员韦海云快速办理。韦某云在曾某缺少相关材料、不符合办理登记条件要求的情况下,在受理当日给这土地进行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公告,之后为曾某颁发了落款日期为2009年5月31日的土地使用证。

  覃东等人在拿到违规办理的土地使用证后,随即在土地上抢建房屋,并与负责拆迁的国家工作人员欧喜才、韦继国,最终非法获得房屋拆迁款203.5万元。

  “一栋突击抢建的违法建筑,能够顺利得到补偿款,离不开负责拆迁国家工作人员玩忽职守。”柳江县检察院公诉科负责人说。抽调到柳江县“铁办”担任民房拆迁组副组长的谭金龙主要负责拆迁费用发放。在为曾丽办理拆迁补偿手续时,没有到现场对曾丽名下抢建的房屋进行实地审查,就将签好字的申报材料呈报领导签字发放补偿款。

  令办案人员诧异的是,此案造成国家巨额损失,柳江县日前对欧某武、韦某云职权一案作出的判决竟是“免于刑事处罚”。

  土地、房子完全不存在,仅凭一套完全虚假的材料,竟能骗取74.4万元国家补偿款,这样的咄咄怪事也发生在柳江县这起“窝案”里。

  检察机关发现,柳江县“铁办”工作人员韦某专在负责审核拆迁户“”的拆迁补偿材料过程中,没有认真审核,致使“”通过提交虚假宅权属资料的方式,骗取了这笔补偿款。

  “”是柳江县拉堡镇塘头村村民王运友的儿子,而王运友则是一个“种房专业户”。王运友得知湘桂铁消息后,在两块土地上抢建房屋等待拆迁。2011年11月,王运友找到拆迁组潘素清,请求办理房屋拆迁补偿,并承诺落实拆迁补偿款后给予潘素清好处。在接受请托后,潘素清分别找到土地房屋征收组工作人员劳军、谭金龙帮王运友办理拆迁补偿。王运友在获得拆迁补偿款共计400多万元后,向潘素清等人行贿80万元。日前王运友因犯受贿罪被柳江县一审判处有期徒刑6年。

  检察机关调查发现,在这起“窝案”中,有多名像王运友这样的社会人员,在拆迁工程中帮助他人“种房”,并掌握拆迁补偿资金分配权的人员,套取拆迁补偿款。

  出于巨大赔偿款,一些“公司化”运作的“种房”专业户与村民“利益”“几乎是一夜之间就‘种’上了一批房子,手法相当‘专业’。”一位干部如此描述。

  在柳江县湘桂铁扩能项目“窝案”中,多起案件采用“种房套取补贴”形式。每平方米违法建筑,成本仅需几百元,拆迁时可能套取几千元赔偿款。而这并非个案,只要重点项目涉及拆迁的地方,都存在这现象。

  广西柳州市规划建设“白云大桥”的消息去年底传出后,市郊的社湾村突然冒出数十栋违法建筑。这些建筑的共同点是:体积庞大,楼高五六层,内外都没有装修,很多甚至未安装门窗。

  “这些突击抢建的违法建筑,将被强制拆除。”柳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柳东副局长曾令芳说,有村民租地给“公司”用于“种房”,套取高额拆迁补偿。

  一些基层干部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现在是哪里规划重点工程,违法建筑就可能在哪里滋生蔓延,这些人认为“种房子”远比种庄稼赚钱。

  在因重点项目面临拆迁的地段,部分人家不富裕,却能在房前屋后“种”出上千平方米违法建筑。柳州市荣军道扩建项目中,一份“种房”合同揭开其中秘密:先由“操盘老板”出钱投资为被拆迁户加盖房屋,在获得拆迁补偿后,被拆迁户与“操盘老板”分成。

  “这些人到处打听重点工程项目地点,在我们还没有启动建设时,他们竟能拿到项目坐标,几乎是一夜之间就‘种’上了一批房子,手法相当‘专业’。”一位干部如此描述。

  “这些违法建筑的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专业公司’的影子。”柳州市城中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彭平义说。此外,还有专业的“野马工程队”承包工程建设,用单砖薄板砌根本无法住人的“楼脆脆”,节省建筑成本、提高“种房”速度。

  为让违法建筑顺利获取补偿,行贿负责拆迁的人员的情况经常出现。专业“种房”公司的出现,则加大了对人员拉拢腐蚀的力度。

  “拆迁补偿资金量巨大,而且是各级财政资金,像柳江这起‘窝案’,铁建设使用的中央财政资金,一些人认为不拿白不拿,一些掌握资金分配权的干部也难以抵御。”办案人员说。

  随着城镇化的推进,拆迁领域的案件层出不穷。去年以来,广西柳州市加大了对拆迁领域案件的打击力度,一批案件被查处。

  柳州市纪委今年4月通报,市巡警支队原支队长胡琪忠市城市投资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及社会闲散人员共同、,在西鹅工程拆迁公告下达后,利用林某负责西鹅拆迁工程的职务便利,采取抢建厂房,扩大补偿面积等手段,非法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达230余万元;柳州市检察机关5月8日通报,柳州市柳南区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主任姜勇采取提前购房虚报面积骗补偿的方式,他人骗取拆迁补偿款120万元,日前已被。

  为成功套取补偿,一些“种房专业户”拉拢腐蚀手握拆迁补偿资金管理分配权的干部。柳江县“陈氏药堂”为多获拆迁补偿款,对药堂进行了加建。兼任柳江县“铁办”副主任的覃方铃利用职务便利,在收受2万元贿赂后,为该药堂加建部分顺利获得拆迁补偿款提供了方便。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在湘桂铁扩能中,柳江县共有17名干部因职权、落马,案值超过4800万元,柳江县“铁办”主要人员几乎“全军”。目前,司法机关已对13名人员进行了判决,其中判处有期徒刑6人,判处免予刑事处罚5人,另有判处缓刑的2人正在上诉。

  “纵观柳江县‘铁办’这起涉及18件24人的系列案,这些人员大多是上下级、同事或亲戚朋友;有的上行下效、‘前腐后继’;有的结成利益共同体,关系错综复杂;有的交叉作案、共同作案。这些案件具有较强关联性,往往通过行贿人的查处,发现多条线索,构成了窝案、串案。”一位参与办案的干部介绍说,这起案件的,是当地在对举报反映的柳州市注塑压件厂厂长周某某与拆迁单位相关人员涉嫌以虚拟欺诈的手段骗取国家巨额钱财的调查过程中发现的。

  分析案件发现,柳江县“铁办”是临时成立的机构,涉案的24人中,既有从乡镇、乡镇中学、县直部门等各个机关事业单位抽调到柳江“铁办”从事工作的人员,也有县建设、国土等重要部门的人员;有拆迁公司的工作人员、中介人员,也有企业老板、普通居民拆迁户,涉案人数多,身份多元化。

  “拆迁工作一般时间紧、任务重。工作完成后,一般会很快进行拆除,因此土地上的原貌不复存在,的实际面积和建筑面积很难核实,相关资料因人员更迭、变动频繁、无专人管理等原因难以查找。”办案人员说,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因熟悉拆迁政策,利用职务之便,被拆迁户、拆迁公司伪造违规加层房屋,重新装修房屋、违规抢建房屋、改变房屋土地性质和用途等一整套手续完整的材料,对被拆迁户、拆迁公司伪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内部审核把关流于形式。

  “在拆迁过程中,土地性质不同,补偿价格有天壤之别;不同的房屋结构、不同的装修,补偿差异也很大;若被拆迁户主动配合拆迁,所得励金额随意性也较大。这些在客观上造成了拆迁领域寻租的空间很大。”检察机关办案人员说。

  目前柳州市制定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暂行办法》及7个配套文件,仅适用于国有土地上的房屋拆迁,关于集体土地的拆迁政策比较滞后且存在许多空白,市、县区一级在制定集体土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政策和拆迁工作程序时也多是针对补偿范围、标准等,而关于职责、程序、监管等方面的较少,导致各县区拆迁工作机制既不完善,也不统一,为留下了空间。

  办案人员认为,拆迁领域渎职犯罪的成因主要有:拆迁的法律法规不健全,部分存在冲突,没有化轨道;拆迁补偿标准不统一,解决当前拆迁问题乏力;流转环节多,手续复杂,公开性不强、缺乏监督;多环节存在漏洞,一些管理体制滞后,给了犯罪可乘之机。由于单独一个人很难完成整个骗取拆迁补偿款过程,这类案件往往涉案人数众多,涉及国有资产流失巨大,包含贪污、受贿、渎职等多种职务犯为。

  时间紧、拆迁任务重也是造成一些拆迁干部玩忽职守的原因。记者了解到,湘桂铁扩能柳江段包括柳南客运专线和湘桂铁北段两个项目,项目需拆迁面积51万平方米,涉及多个乡镇和开发区,90多家企事业单位、1000多户群众需要动迁,要求限时完成,作为“铁办”领导层难以做到每一笔款项都认真审核。

  在柳江“窝案”中落马的柳江县拆迁办主任覃浪山在法庭上为自己时就称“自接手湘桂铁拆迁工作以来‘五加二‘白加黑’投入工作,很多工作只能相信下属审核,未能做到亲力亲为、逐一审核。”

  基层干部认为,从根本上遏制拆迁问题的重要手段,就是公开和透明。拆迁应逐步完善完备土地价格、安置办法、补偿价格标准、享受安置房条件、拆迁裁决等,制定出执行补偿标准统一、内容详实、可操作强的实施细则,进一步规范拆迁工作;根据拆迁领域的特点,进一步完善工作管理制度和拆迁操作规程,实现制度建设系统化、操作规范化,堵塞资金管理上的漏洞;在拆迁过程中,应严格按、拆迁补偿标准,并进行公示,透明化的运作。